第四届一带一路与西部发展研讨会会议在北京大学顺利召开
发布时间: 2019-10-25 浏览次数: 190

20191026日,第四届一带一路与西部发展研讨会在北京大学北京大学理科5号楼201会议室召开。本次研讨会由北京大学中国社会与发展研究中心和新疆师范大学历史学与社会学学院主办,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和上海音乐学院亚欧音乐研究中心协办。

出席会议的代表包括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李建新教授、中央民族大学李鸿宾教授、新疆师范大学盖金伟教授、刘学堂教授、地木拉提·奥迈尔教授、崔斌教授、王平教授、新疆大学布玛丽亚木·买买提博士、新疆社会科学院的李晓霞教授、艾力·吾甫尔研究员、陕西师范大学黄达远教授、复旦大学丁玫副研究员、中央党校徐平教授、云南大学关凯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新疆考古队队长巫新华教授、上海音乐学院亚欧音乐研究中心张欢教授,以及来自北京大学、中央民族大学、新疆师范大学、新疆社会科学院、新疆大学、新疆民委(宗教所)民研所、陕西师范大学、兰州大学、同济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政大学等70多名师生。北京大学西北发展协会的同学参与了办会并旁听。

上午九点,会议正式开幕。主持人李建新教授致开幕词,欢迎并感谢各位参会代表到来。新疆师范大学盖金伟教授致辞,首先回顾了此次新疆学者成行的不易,感谢各方的努力,其次表达了对学者们研究与思考交流的期望,最后祝愿论坛未来发展更加辉煌。本次会议共设四个专题研讨环节,分别为“历史与文化”、“民族与文化艺术”、“交往与发展”、“社会与变迁”,来宾们展开了发言、点评和热烈讨论,享受了会议中、茶歇和午餐及晚餐会中的交流,并合影留念。

李建新教授主持了“历史与文化”专题。新疆师范大学刘学堂教授详述了“史前时期丝绸之路”上三角锯齿纹的传播、“尖顶冠形符连臂舞蹈纹样号”、字符号的起源与传播,探索新石器时代以来,欧亚东西方人群的相互交流、互动,揭示丝绸之路沿线古代居民,自古以来人心相通的历史实事。新疆师范大学罗意副教授运用“内卷化”理论,分析了20世纪70年代以来新疆牧区牧业发展的“内卷化”生成过程,探讨了其社会基础与社会后果,以及牧业去内卷化的机遇、路径,及其对新时代牧区发展与牧区社会转型的深远意义。

李鸿宾教授点评了两位学者的报告。他指出刘学堂教授的研究思路清晰,具有经验主义的价值,也回应了有关学者提出怎样看待东西方文化交流的问题。李鸿宾教授认为罗意老师研究的难度在逻辑思维,即如何恰当使用理论理解个案表现出的现象,并建议罗老师缩减枝节末叶,回归理论本身,达到清楚阐述外生力量才能解决内卷化问题观点的目的。刘学堂教授和罗意副教授分别感谢和回应了评论人的建议,认为李教授提出的问题正是日后研究可以继续深入的地方。随后,罗意老师回答了旁听同学关于哈萨克人怎么看待人地关系的问题。

在盖金伟教授主持的“民族与文化艺术”专题中,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巫新华教授以《昆仑之约》为主题,说明了古代西域和国家紧密的文化联系,并展示了哈萨克族、维吾尔族等民族的基因图谱,强调了新疆民族与中原民族的血脉相连。新疆师范大学的崔斌教授结合具体的视频材料,介绍了新疆沙湾县哈萨克族的婚礼音乐,分析了哈萨克族传统婚礼与现代婚礼中的变迁过程与原因,以及其中不变的稳定内核。陕西师范大学的黄达远教授提出丝绸之路区域的研究要超越欧洲中心观和中原中心观,建议以绿洲为区域研究单位,走中国历史研究的绿洲道路,现有对河西走廊的研究是一次有益的尝试。

云南大学的关凯教授对三位发言者的研究进行了点评。首先,针对巫老师的研究,他提出现代化进程中所有文化都在杂糅,包括生物性的基因,所以学术研究该怎么讨论文化?这是在纯知识构建和知识生产本身的政治性上都值得思考的问题。第二,他认为崔教授的文化研究有启发性,但一方面要注意文化变迁中有多少传统是被发明的?另一方面,文化中的“变”是个常态,在当今国民化教育普及的情况下,该如何给文化符号插上民族的标签?且“阿肯”式的传统式知识分子也有研究价值。第三,他提出黄教授的区域研究为何还要本地化?中国西域知识传统并不是外来的。另外,他还建议对西北地区的研究可以带入工业化的结构,这也许能让我们看到一个不同于以往的河西走廊。接着,本环节发言人、评论人与参会代表就神话的文化解读是否解构了整体文化、跨学科对话需要的学科逻辑的方法论问题展开了热烈讨论。

下午的“交往与发展”专题由张欢教授主持。新疆社会科学院的李晓霞教授回顾了建国以来,新疆各民族交往情况,认为平等、团结、互助、和谐是新疆民族关系的主流,但也存在个人和文化层面交流较少的问题。新疆师范大学的王平教授分析了国家精准扶贫强大外力引导下,南疆乡村社会由封闭孤立的“生存型”绿洲社会向现代化、参与、共享和开放的外向型市场社会的转型过程,并发掘了阻碍因素,提出了相应的对策建议。新疆师范大学的严学勤教授基于对南疆喀什产业园区女工的考察,提出女工群体对当地农村社会转型和新型社会风气的形成有积极作用,但“离土不离乡”的就业模式让她们难以彻底从家庭妇女转型为新型女工阶层。新疆社会科学院马秀萍老师以新疆和田地区汉族大队为例,考察了20世纪50-70年代间,汉维民族间的居住格局、民族交往、族际通婚、风俗习惯情况,认为其交流、交融层次深,民族关系和谐。

在评议环节,中央党校的徐平教授感谢李晓霞教授的发言,让他得以了解新疆56个民族共存的情况,并用和家人的关系生动形象地比喻了民族间的关系,活跃了整个会场的气氛。随后他引用科塞的“安全阀”概念,提示民族间的关系也要设置安全阀,以交往交流交融的方式化解可能的问题,马秀萍老师的研究就对此作出了贡献。他还提出各民族的和谐首先要解决南疆的脱贫问题,这是王平教授研究的主题,王教授的报告让听众知道了国语熟练度和脱贫有关系。这其实是南疆人民与现代化的接触程度,也涉及到绿洲农业的转型,发展走工业化的道路,严教授研究的就是这个问题。评论人还提出,过去讲民族问题是国内的民族团结,今天再谈民族问题要放眼全球,以整体的姿态走向世界舞台。

刘学堂教授主持了最后一个专题“社会与变迁”。新疆社会科学院艾力·吾甫尔研究员在文献记载和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对维吾尔族的形成进行探讨,认为维吾尔人不是突厥人的后裔,是经过长期迁徙融合形成的。新疆大学的布玛丽亚木·买买提博士以南疆依克萨克村做的田野调查为基础,讨论了传播形态与依村公共文化娱乐生活的变迁问题。复旦大学的丁玫老师从哈密刺绣手艺人的视角出发,考察技艺、记忆与刺绣者的自我塑造之间的互动关系。新疆社会科学院的加娜尔·萨卜尔拜老师阐述了“牧民工”的概念,并提出他们流动中很强的“离土不离乡”的特征。中央民族大学的赵萱老师梳理了“装置”概念的学术史,并在此基础上以新疆霍尔果斯口岸的田野材料为中心,分析主权、规训和治理等三类装置形态何以成为理解边界的多元主体及其主体性效果的重要范畴。

在评论环节,地木拉提·奥迈尔教授对发言人做出点评。他认为在上个世纪,三股势力活动猖獗,用杜撰的历史影响社会稳定和民族团结,而国务院新闻出版的三本白皮书的目的就是正本清源,艾力·吾甫尔研究员的研究坚持了白皮书的立场,明确了维吾尔族虽然是多元构成的,但也属于中华民族。评论人还结合自己在10年前调研,说明了近几十年来南疆地区的人民娱乐活动几经变化,进入新世纪,尤其7.5事件以后,国家对南疆农村的文化生活注入了很大功夫,比如文化下乡、农家书屋、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等,布玛丽亚木·买买提博士的研究就详细地展示了这些措施究竟是怎样的。东疆是吐哈盆地,这里的维吾尔族和南北疆维吾尔族差异较大,丁玫对刺绣手艺人的研究就是在分析这种特色。加娜尔·萨卜尔拜老师提出的牧民工概念有一定合理性,分析得到的“离土不离乡”等一系列特点的表述也很有意思,但研究没有涉及此类特点的形成原因,可以在今后的研究继续补充。评论人认为赵萱老师的研究专业性很强,案例的田野踏实,他还结合自己在霍尔果斯的经历,肯定了赵老师对田野的描述和分析。

会议的研讨环节在热烈的气氛中结束,盖金伟教授、张欢教授、李鸿宾教授、李建新教授依次致闭幕词。盖教授和张教授感谢了论坛的发起人李建新老师、各位发言人和点评人,高度评价了此次交流的学术价值,并祝愿平台未来发展更好。李鸿宾教授鼓励青年学者今后的发言应多出新意,重视学术价值。李建新教授的致辞肯定了论坛作为交流平台是成功的,感谢了发言和参会的各位代表、参与筹备了四届会议的阿依努尔、以及前来帮忙各位师生,表达了对论坛未来的美好祝愿。至此,今年的一带一路与西部发展研讨会议落下帷幕,期待来年的再次相聚!

  

  

版权所有 @ 本站由新疆师范大学信息管理中心建设 Xinjiang Normal University 新ICP备10003677